【钢城文苑】陕北民歌唱响山丹丹红
发布日期:2020-06-28    作者:薛生旭    
0

【钢城文苑】陕北民歌唱响山丹丹红

    “上一道坡了坡下道道梁”、“泪圪蛋蛋抛在沙蒿蒿林”,这一首首脍炙人口的陕北民歌啊,春耕秋忙时在地头田畔的对面,总传来一阵阵嘹亮的歌声。厚重的歌声打破了蛐蛐,喜鹊的叫声,穿过风的阻挠,打在崖壁上,折回来再迎着你的面轻轻扑来。这时,枯燥劳累的农活,似乎在这一刻变得轻松了,这也是陕北庄稼人唯一的解闷方式了吧。

    每一个陕北人都会唱一两首,那个年代没有多少人能识得曲谱,会唱的人唱个两三遍,听的人听上两三遍总能记住个大概。源于何时的陕北名歌,就这样一辈一辈地传了下来,“流行”于各村庄邻里间,偶尔在酒桌上也能听到一些酒客们临时起意哼唱的几句酸曲,但都不失陕北名歌本该有的韵味。这陕北名歌早已经穿透了陕北人的身体,注入了他们的灵魂。

    隔着纵深的沟壑,与相识的人打个招呼,“嗷—对面的是谁了。”“嗷—我是老张么”,这样一来二去地吼着练就了一副高亢的嗓门儿,也逐渐形成了陕北人独有的粗犷与豪迈。犁地放羊时,对着山峁沟洼、吃草小憩的羊儿们,扯开两嗓子吼上几声便不再孤单,累的时候好几声浑身便又来了劲儿,黄土高原本就地广人稀,附近又没有人,也不怕谁笑话。没事吼两句是陕北粗犷的汉子们表达和宣泄情感的最好方式。

    我是土生土长的陕北人,自然是黄土高原忠实的“粉丝”,更是陕北名歌忠实的“粉丝”,每次回家,我总喜欢跑去山间地头,听犁地播着种子或者在对面洼畔上时不时给羊儿们称爷爷冒老子的人,自由自在地吼上几嗓子。在这乡野陕北民歌,虽然没有优美的配乐,但是依旧悠扬高亢,而且这些歌曲不掺杂一丝功利性,更多的是原汁原味,歌曲里原本的一些词在网络传播中会变了味,没有了原在山间田野中“呀、吆、哟”这些充满情感的语气词,失去了唱歌人本来要表达的情感,一些承载着陕北千百年厚重文化的词也不能表达的透彻。

    有人说陕北民歌的歌词太土,而且没什么创新,实难登大雅之堂,不如当下较为流行的传唱较为广泛的歌曲,这是有的人不了解什么叫真正的陕北民歌。其实真正懂得陕北民歌的人,就是在乡野田头的陕北人,有多少流行歌曲唱着唱着就泥牛入海,而被认为太俗太土,甚至歌词有些露骨的陕北民歌却是几十上百年依旧在黄土高原上流传着,它寄托着无数陕北人情感的,所以陕北名歌在黄土地上经久不衰。

    曾经有一位在十里八乡颇为有名的陕北民歌人告诉我,到山间田野中听几首地地道道的陕北民歌,认真领略一番陕北的原汁原味,你的灵魂便洒在了陕北,洒在了黄土高坡,那一声声嘹亮的歌声,释放着陕北人热爱生活的热情和对生活无限的激情的呐喊,处处透露着陕北人的豪情与奔放。

    就仿佛生长在背洼上那一朵朵鲜红的山丹丹花,那般天然清澈,诠释着黄土地上的“天然去雕饰”。“这么长的一根辫子哟,探呀么探不上个天,这么好的一个妹妹哟,见呀么见不上个面”,在越来越多的人接触和了解了陕北后,陕北人也越来越注重民歌文化,如今在陕北十多岁的孩子也能哼上几曲标准的陕北民歌,他们的歌声仿佛生长在背洼上的山丹丹花,只要有根,就能发芽、生长、开花、结果,一代代地传承下去,把陕北人挚爱的黄土地唱个鲜红。(炼钢厂 薛生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