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城文苑】我的白杨情怀
发布日期:2019-08-13    作者:刘琳    
0

【钢城文苑】我的白杨情怀

时间如指间流沙,不经意间从指尖溜走,不知不觉中上完了最后一个中班,回家的脚步又近了些。虽然每隔一轮班我就要回一趟老家,但回家的心境却始终如一。早上六点钟,天微微亮我和老公便踏上了归家的旅途。

一路上,我时而摇下车窗欣赏着在城市无法欣赏的碧绿,时而用力呼吸着带有泥土味的空气,时而想想我那调皮又懂事的儿子,旅途的劳累似乎减少了很多,不知不觉中便到了老家。一顿简餐之后,我便带着孩子和老公直奔娘家看望老父亲。刚刚走进父亲家的院坝,便看见父亲正锁门。还没等我开口,父亲便笑着说:“回来了,快进门,我本来打算去看看咱家那一片白杨树呐!”一听要去地里儿子高兴:“妈妈,那咱和外公一起去吧!”于是我们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向白杨树地里出发。一路上儿子上叽叽喳喳问个不停,像是有十万个为什么在等着我回答。穿过两道田埂,跨过一条小溪流,便到了自家的地边。目光前移三四米,一棵棵、一排排白杨树像卫士一样挺拔立地头。我目光一下子被两棵个子不高白杨树所吸引,这像一把钥匙打开了我记忆的闸门,内心对白杨树的情愫便油然而生。

记得在2011年春天,国家颁布退耕换林政策,爸爸作为一村之长,他积极响应国家号召把准备种花椒的地种上了不值钱的白杨树,为此妈妈和爸爸还闹了别扭。那时候已经上大学的我趁着放假,帮老爸采购树苗、挖坑种树、浇水剪枝......在我的细心呵护下,那一地的白杨树竟然全部成活了。在之后的两年里,我时常趁着放假走上地头看看他们。一到春天,他们头顶两寸长的白色小穗穗,看起来就像毛毛虫一样,风一吹,便夹杂着飞絮四处漂泊,若是过敏体质的人一不小心粘上它,极有可能造成过敏。夏天,大片大片的白杨叶子就像一把把绿色的遮阳伞,为在地头干活的父亲带来了阴凉。秋风掠过一到冬天,掉了叶子的白杨树就像一个个挺直腰板的钢铁战士,守卫着它们的家园,不容侵犯。后来,结婚离家远了,加之生小孩、忙工作,再也没有机会来看过他们。

时隔九年我又一次来到了这片土地,看着这些“战士”我高兴极了,白杨——它们高大、洁净、挺立,每一都英姿勃发,树干粗粗的,泛着青色,叶片油亮,这里是我度过了许多美好时光的地方。冬天春天,夏天秋天,它们都有自己的故事,自己的表情,自己的模样,随着一阵风吹过,白杨随风摇曳,像是在向我这个老朋友打招呼一样,我爱白杨,我迷恋关于它们的一切。(炼铁厂  刘琳)